凡事皆有因果,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我從多喝水那裏得知他們班上的人
都因為某科的考試需要用到這本書,而四處在尋找

故得證,同樣的,儀暄也是。


我知道,雖然我神通廣大,沒有課本也要找出方法幫多喝水生出一本

我知道,因為我本性仁慈,所以我會將只單單幫助多喝水的小愛
化成幫助他人的大愛,使他人也得以接受我的恩澤。

我知道,只在一間圖書館找到並不代表什麼,因為你能夠幫一個人借到
於是,再借到第一本書之後,我旋即又馬上再繼續找尋第二本書存在的下落。

就這麼剛好的,又被我找到了~

地點就是在中和的一間剛成立的圖書館,也剛好是在儀暄打工地點的附近





其實,我對台北縣的道路沒有說很熟
在出發之前,還要特地查地圖,尋找正確的路徑,才不至於迷路,像個無頭蒼蠅般亂轉

只是,未雨綢繆似乎對我來說沒帶來太多幫助

因為,我們走錯間了~XD


  【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這邊有消費者行為的書嗎?作者是xxx,出版社是ooo

我站在外觀看來頗陳舊,且又窄小的圖書館...不,應該不能說是圖書館之中
說圖書室還差不多~

我開口詢問一個近中年的圖書館員,是否這邊有我們要找的書


  <喔....我幫你找找 >
說罷,便以很慢的打字速度慢慢將關鍵字key入電腦查詢

唉,我不是瞧不起人家,只是相對於我習慣的打字方式,不習慣看到別人使出"一陽指"的打字招式而已

<ㄟ.... 好像沒有耶~~你確定你們找的書名沒錯嗎?>

【沒錯吧,我有將書名與作者和出版社記下來,可是在你們的書架上都沒有找到類似的書籍 】

  <喔....那可能應該就沒有你們要的書了 >

【咦?可是我有在網路上查到資料,你們中和這邊的圖書館有在庫書籍耶!】

  <.............可是我這邊的電腦就查不到你們要的書籍呀!> 那位中年大嬸稍露出不耐煩樣

【.............................. 】 頓時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 =||| 』 在我一旁一直沒開口的儀暄,也感到情況頗尷尬,冷汗流了好幾滴下來


過了一會兒,那位中年大嬸便又開口了:

  <不然你們去另外一間圖書館找找看,中和除了我們這邊還有另外一間 >

  【哦?是喔,原來還有另一間 】

<恩,在消防隊那裏 >

【ㄟ,那可以請問一下要怎麼走嗎?】 就算是號稱人體Papago的我,料路如神
但初次來到這不毛之地,心裡仍不免有所慌張

當然,這個情緒,是絕對不能夠輕易表露出來的,尤其是在儀暄面前


<喔,你就從這個巷子出去左轉然後看到第一個路口在右轉,然後就.....!@$#^& >

 【恩...恩....喔喔】
那位中年大嬸館員說得很順其自然,但其實我聽得一頭霧水,聽的似懂非懂
但也要裝作應該知道一樣

 <這樣你知道怎麼走了吧?>

【恩恩,我知道了,謝謝~ 】
其實我還是不知道

說完,便帶儀暄踏出這小小的圖書.......室

當然,又免不了招來儀暄一頓吐槽:

『哦,你還說你知道,結果還不是一樣走錯地方,唉~~你這樣不行哦!』

 【少囉嗦! ~"~ " 】我裝作有點生氣的樣子,但我其實是惱羞

  『哈哈~~!』儀暄笑了





約十分鐘後,我們到了"真正"的中和圖書館

是一棟剛蓋好的大樓,樓下真的有消防隊駐守

雖然剛剛那位大嬸有指引我該怎麼走,但我仍然有聽沒有懂

不過,憑藉著我自小習得的認路與方向感天分,還是很容易的就到達目的地了,科科~~


  【到了,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我對儀暄說

『 恩恩,但如果這邊還找不到我要的書的話,我就揍你! 』

【哇哦,好大的口氣】
【ㄟ,我是好心特地帶你來借書的耶,說這種話讓我感覺我好像呂洞賓 】

  『誰知道你是不是找藉口才約我出來的呀? 開玩笑,老娘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ㄟ,不過你為什麼說你像呂洞賓啊?』

  【哦,因為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啊!】 我說

『喔原來如此....ㄟ,等等,那你這樣不就等於說我是......』


我不等儀暄把話說完,便趕緊加速跑開,以免遭受到她的魔爪攻擊

『好樣的,竟然繞著彎罵我是狗,你找死呀!』
儀暄這時才意會到,但我已經跑很遠了......


真是個白目又有趣卻又很混亂的一個早晨。





這裡不愧是剛新建好的大樓,整體的設施看起來都很新

連圖書館,對,這裡終於能稱的上是圖書"館"了~

圖書館裡面都還有不少書架是空的,看來還沒有完全整理搬遷完成

不過在這裡面偌大的空間看書,我想應該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雖然藏書的空架很多,但一時要在其他藏書之中尋找我們要的書籍
其實也沒那麼容易,所以我和儀暄在裡面找了一下

便決定還是去問圖書館館員好了

【請問一下,你們有消費者行為這本書籍嗎?】 我問

這次被我們詢問的館員,不再是大嬸,也不是大叔

是一位年紀看來跟我們差不多的小夥子


  <喔,你們要找的是哪本書?>

【恩,書名就是消費者行為,作者是xxx,出版社是ooo,封面是紅色的 】

<恩恩,好,你等等,我幫你找找 >
那位老兄隨即用櫃檯的電腦,熟練的打入關鍵字查詢,不再是用那失傳已久的" 一陽指" 功夫
看來應該是跟我師出同門,頓時讓我感受到有一股親切感。



<喔,有了,還在櫃上,我去幫你們找找,你們等一下~ >
說畢,便起身幫我去找書了


【你看吧!我就說是這裡了,不可能會白跑一趟的啦!】 我轉頭對儀暄很不服氣的說

 『喔,那也要等到真的找到書再說啊!得意什麼?』 儀暄很不屑的說

  【..............................】 頓時我無言以對

看來我們兩個都是死鴨子,死鴨子嘴硬~



後來我們不光只是等館員幫我們找書,我們兩個也分頭去找
看館內的書架上是否有我們要的書。


其實去過圖書館的人都知道,任何書一定會有書目,圖書館也都是按照書目
分門別類放置,所以照理說我們只要去放置該類的書架上找,一定都會找到我們要的書
可是我和儀暄在那裏繞來晃去了好久,就是沒看到
所以後來才要麻煩館員幫我們查找,或許書籍被放置到別的地方也不一定。


『 永晨,你看你看,我找到了!』

當我正在忙碌的,為了找書而焦頭爛額時,儀暄突然從旁邊出現,雀躍欣喜的跟我報喜

我看了看,她手中那本書,的確就是我們朝思暮想所要找尋的那本 -- 消費者行為
作者是xxx,出版社是ooo,書本封面是紅色的。

【哦哦,真的有耶,你在哪裡找到的?】

『我剛剛閒晃到放置客家文化相關書籍的那區,無意間在架上看到的』

【是喔,怎麼會放在那種地方?】

『我也不知道~』
『不過黑黑,你看,我很棒吧!比你還快找到,你還要加油喔!小弟弟~~~』
果然果然,找到書就開始得意忘形了,反倒過來數落我了
說著說著竟然還拍拍我的頭

【…………………………】我頓時只有無言,我男人的面子往哪放啊,馬的!


﹙迷之聲:面子一張值多少錢?去便利商店買就有啦!(冷~~~~~~~~~~~~~`)﹚



不過,就算是找到書,事情好像仍然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順利


<呃……這本書好像還沒有開放提供外借喔! >那個年輕的館員說

-------→ 這是我和儀暄當時的表情


可是我們好不容易千里迢迢,又走錯間圖書館之後,才到了這裡
花了不少時間和精神尋找,現在卻才說不能外借,這怎叫人情何以堪?

【可是我明明在你們的圖書館網頁上,看到的書籍狀態是可開放外借的啊!】
我有點不服氣的說,想爭取借閱的權利


不過,我發現我這樣的爭取,並沒有多大用處
因為我忘了,我旁邊的女人,儀暄,也會有使出大絕的時候


『嗄~~~~~~?可是我們找了好久…………不能借我們嗎?拜託~(搖~) 』

看吧,我就說女人的兩招大絕,眼淚和撒嬌,男人往往都敗在這兩大武器之下
即使女人知道絕招總有用盡的時候,但仍然屢試不爽


<………………恩那你們會還吧!>年輕小夥子館員似乎只聽到儀暄說的話

《會,會,當然會!》我和儀暄不約而同的說

雖然他問也是廢話,難道我們會說不嗎?
於是那位館員最後也敗在女人的大絕之下,哈哈~~
而我也因此特地辦了北縣的圖書館借書證,但從那次之後,好像就再也沒有用過了~~(汗)


在費盡一番辛苦之後,終於幫儀暄拿到書了
後來趁她去上班之前還有一點時間,我就帶她去吃有名的永和豆漿了
雖然有點貴,雖然談不上優雅
不過看她吃得很開心,我也很開心

這時候,我才開始發覺,在別人面前多麼成熟獨立的女生,其實有時候會也變得很像小孩子
這點我在儀暄身上看到了

我想這應該是女人與生俱來的天性吧!需要有人可以依靠與安慰
那個需要安全感的依賴,會不輕易的在信任的人面前展露出來
像個純真的天使一樣






【後來你考得怎樣?還順利吧?】在他們考試結束後,我問儀暄

『恩恩!當然啊!我寫了滿滿兩張紙呢!』
『謝謝你,這次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很感謝你!』

儀暄竟然很難得的跟我說謝謝~~平常他可是連個說謝謝都是會不好意思的人

『而且你知道嗎?如慧他也是去圖書館借書,但是他借了一本很舊很舊,出版年代久遠的書來做考試的參考』
『後來老師看到了,還問他:哇,你去哪借的書,這麼古早,當時我都還沒出生咧!』
『害我在一旁聽到了只能憋笑,超難過的啦!!!!哈哈哈~~~~』


果然,話閘子一開,就滔滔不絕如洩洪般停不了了~~
在我面前,他又變成小孩子了

………………………
……………………
………………






凡事都有因果

結果是,我幫儀暄和多喝水借到了書,讓她們得以順利通過考試

而原因呢?

是因為我認識了儀暄,在多喝水之後
而且因為或許真的是緣份的關係,使得我們彼此愈來愈熟稔
生活上愈來愈靠近


但也因此,三人之間的三角關係,這剪不斷理還亂的糾雜情感

開始不斷在我們之間糾纏圍繞著。



兄妹
作曲:徐偉賢, 編曲:劉志遠
監製:Jim Lee,填詞:林夕


對我好 對我好 好到無路可退 
可是我也很想有個人陪 才不願把你得罪 
於是那麼迂迴 一時進 一時退 保持安全範圍 
這個陰謀讓我好慚愧 享受被愛滋味 卻不讓你想入非非
就讓我們虛偽 有感情別浪費 
不能相愛的一對 親愛像兩兄妹
愛讓我們虛偽 我得到於事無補的安慰 
你也得到模仿愛上一個人的機會
殘忍也不失慈悲 這樣的關係你說多完美

眼看你 看著我 看得那麼曖昧 
被愛愛人原來一樣可悲 為什麼竟然防備 別人給我獻媚

不能推 不能要 要了怕你誤會 
讓我想起曾經愛過誰 我所要的他不給 
好像小偷一樣卑微 就讓我們虛偽 
有感情別浪費 不能相愛的一對 
親愛像兩兄妹 愛讓我們虛偽 
我得到於事無補的安慰 你也得到模仿愛上一個人的機會
殘忍也不失慈悲 這樣的關係你說多完美

  ─ END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