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我從日經中文網看到而轉載過來的

日經NIKKEI新聞是日本第一大財經媒體,其地位可媲美於華爾街日報或經濟學人等

(至於台灣...咦有嗎?)

其報導較為深入且客觀公正(至少相對台灣而言),就算是去年9月中國發生反日遊行示威,

不少民眾上街看到有關日本的商店就瘋狂打砸搶,日經新聞當時的報導也是盡量不帶情緒,不帶民族情感

盡量以旁人第三者的角度來探討這樣的事件。

這次就先轉貼於日本的薪資情況,對比台灣看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原文是簡體中文,我將其轉成繁體,方便閱讀

(畢竟不是以台灣人為主要閱讀群,討厭中國歸討厭,中國目前還是日本企業最大投資國以及生產基地,現實系殘酷耶!)

原文:http://www.keguan.jst.go.jp/index.php/kgjp_jingji/kgjp_jj_diaocha/27825


  

低工資時代的日本經濟

  20120929  

大企業夏季的獎金時隔三年再次減少

日本人的平均年收入在持續下降。受到財政危機問題、雷曼危機、去年的東日本大震災以及歐洲財政危機等方面的影響,今年夏季的獎金時隔三年再次出現了減少的現象。在日本的薪金體系中,獎金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對於經營者來說,它起到了調整薪金的作用,對於勞動者來說,每年夏季和冬季兩次的獎金是他們非常期待的一筆收入。

根據531日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日本經團聯)從東證第一部上市的80家公司收集的資料統計顯示,夏季獎金平均為772,780日元,與上一年相比減少了28,380日元。在2008年雷曼危機的影響下2009年的獎金曾減少了19%,時隔三年之後再次出現減少現象。根據行業不同下降程度不同,受到東日本大震災和日元升值等因素影響的鋼鐵業降低13%,汽車行業降低3%。經團聯分析認為降低的幅度要比當初預測的小一些。

根據三菱UFJ研究諮詢公司的預測調查顯示,今年夏天,獎金支付對象的勞動者人數為3,679萬人,這與去年相比增加了0.3%,但是獎金支付總額卻同比減少0.6%,只有13.3兆日元。這也就是說,雖然雇傭情況改善了,但是包括兼職員工在內的民間企業員工2012年夏天的獎金連續兩年減少,平均每人的支付金額為361,000日元,預計比去年減少0.9%。其主要原因在於,由於2011年度下半期的企業收益以製造業為中心普遍出現降低的趨勢,因此決定夏季獎金的春季勞資交涉談判出現了非常嚴峻的局面。

日本的企業數量為6,043,300家、其中大型企業11,793家(0.3%)、中型企業549,479家(12.7%)、小企業3,776,863家(87.1)、加盟經團聯的大型企業為1,285家、這一動向也波及到其他企業。

順便提一句,2011年日本國會議員平均每人的年收入是2,003萬日元。2010年是2,178萬日元、20092,223萬日元、20082,482萬日元、20072,580萬日元,呈現了持續下降的趨勢。

 

 

曾經的日本式經營和高速增長

日本的雇傭和工資體制,在被稱作日本式經營的慣例下得以持續穩定的發展。日本式經營,即所謂的以終身雇傭年功序列企業工會為特徵的勞資協調體制。勞動者的薪酬體系隨著高速經濟增長,並在日本式經營的支撐下得以延續。日本式經營大概是從高速經濟增長期(1954-1973年)延續到1991年的泡沫經濟崩潰。在這樣的日本式經營的慣例之下,企業向勞動者保證一直雇傭到退休年齡,並且在一定的年齡(55歲左右)之前,基本工資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長,在60歲退休時支付退休金。一般情況下,基本工資的增長率和獎金是通過企業內工會與公司經營高層之間的談判來決定,日本公司也從未出現過混亂,一直是勞資團結一致將企業活動開展至今。這種日本式經營誕生的背景是,在戰前一直到戰後的混亂期,由於優秀的技能者、技術人員的穩定率很低,企業希望能夠留住人才,提供穩定的生產和服務來提高業績。

在這樣的日本式經營管理之下,日本人的年收入一般是月薪夏季和冬季獎金的總和,然後再把退休金加上就成為一生的收入總和。這一制度將企業的工資支付體現在短期的獎金和長期性的退休金方面,這也使制度的長期存在成為可能。而且,獎金的額度是反映企業前期的業績水準,它是一個變化的數字,雖然有勞資兩方的談判,但這並不是和員工之間固定好的約定。

另一方面,對於員工來說,雖然月薪被壓得很微薄,但是他們認為經濟正處於高速增長時期,所有的東西都是穩中有升,他們確信工資會漲的,平時的生活稍微忍耐一下等到每年兩次的獎金時就會有一大筆收入進賬,而且等到退休之後又會得到一大筆退休金。加之健康保險制度和年金制度都很健全,他們完全沒有老後的不安和後顧之憂。

 

日本式的經營正是使得這勞資兩方面之間的優勢得以平衡,並且由於它的作用,使得牽引經濟高度增長的重厚長大產業(譯者注:鋼鐵、水泥、非金屬、造船、化工產業)留住了許多熟練工,確保了綜合型人才的升遷,抑制了勞動爭議及實現了高速增長。勞動者在這種稱作日本式經營的契約之下投入工作,企業將收益投入到經營資源、各種設備、研究開發、以及福利設施等方面。其結果就是,日本創造出日本製造品牌,貿易立國賺取外匯,實現了高GDP。對於企業來說,業績也提高了,也實現了進軍海外擴大市場,技術水準也提高了,經營方面更是順風滿帆,而且在基本工資的提高和獎金的發放方面沒有任何擔憂和不安。當然銀行為之提供了大量的資金。雇傭員工也描繪出了美好的人生藍圖,他們得到了電視、汽車、房子,給了孩子們最好的教育,老了之後也衣食無憂,所謂的一億總中流意識( 1960年代在日本出現的一種國民意識)就隨之出現了。就這樣日本經濟整體呈現了繁榮局面,中途離職和跳槽的很少,1960-1975年間的失業率沒有超過2%。(見圖3

 

泡沫經濟崩潰和日本式經營的終焉

高速增長期的平均GDP增長率為9.09%(1956-1973年)、最高達到了12.4%(1968年)。但是,隨著1973年石油危機的到來這個增長走到了盡頭,宣佈停止黃金與美元兌換的1971年,尼克森危機以後出現的日元升值,決定了日元升值的1985年的廣場協議,以及之後的日美貿易摩擦等因素的影響,業績惡化的企業不得不解雇員工,漸漸地失業率也開始上升了。而且,由於泡沫經濟崩潰和其後的經濟長期低迷,企業的日本式經營也逐漸維持不下去了,裁員開始擴大,失業率也一再惡化。日本突然就進入了所謂的被稱作是失去的10或者失去的20時代。

日本在國際上的地位也下降了。在國際經營開發研究所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進行的競爭力問卷調查中顯示,19891993年間排名第一位的日本名次在持續下降。在20125月公佈的結果中,全世界的國家、地區競爭力最高的是香港(2011年也第一名),日本則由2011年的26名下降到27名。企業的業績下滑,GDP下降,整個日本被悲觀論所覆蓋。儘管如此,主要的企業並沒有壓制研究開發的投資,日本式經營也並沒有完全消失。但是,削減正式職員以及加班不支付加班費的義務加班在擴大等,日本式經營陷入崩潰的狀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悲觀論

泡沫經濟崩潰以後企業採取的對策,比如裁員、減少錄用應屆畢業生、分公司化、進軍海外市場等等。雖然這是企業重建經營體制和為恢復業績做出的努力,但也出現了另一種困難的局面,即雇傭呈現流動化趨勢,不依存企業憑藉自己實力追求高收入的跳槽人員不斷增多。企業雖然留下了核心員工,在裁員中削減的大多數是臨時雇傭人員,即合同工、派遣員工、兼職員工等,但是許多骨幹員工出現疲于應付的狀態、業績上不去的現象也不在少數。也就是說,與戰前熟練工流失業績提不上去現象類似的情況出現了。此外,找不到工作、就職難現象也在持續。舉一個極端的事例,企業不招聘應屆大學畢業生了,他們開始錄用為了補貼家庭收入出來工作的大學生的母親,當然是作為兼職員工來錄用的。被裁掉的無法重新就職的年輕人,或者苦於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在增加,社會貧富差距在擴大,曾經的一億總中流成為了飄渺的海市蜃樓。

 

 文/佐野健太郎(自由撰稿人)

 

, , , , , ,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