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從英國經濟學人的專欄報導擷取下來,並且轉譯的文章。

(原文出處:http://www.economist.com/node/17039131)

但是這篇時間比較久遠,是2010年的文章,與之前一篇 [[轉] 亞洲的寂寞芳心 (續"為何你不結婚"一文) ] 同樣也是在探討東亞地區女性不婚不育的現象,這篇主要是以四小龍之一 - 新加坡作為主題描述,同時也有提到當時台灣主打的生育政策: 百萬徵求口號.......

我發現英國的經濟學人對東亞的社會文化似乎頗感興趣,其關於探討生育率的文章還不少呢!改天再貼一篇出來,不過內容大同小異就是了

廢話不多說,直接來看原文轉譯吧:

(轉譯出處:http://www.ecolion.cn/thread-41422-1-1.html)

 


 

An exercise in fertility
徒勞的生育政策


In Asia’s “little tigers”, big families went out of vogue decades ago, and have stayed there 

在亞洲“四小龍”中,數十年前就不流行大家庭了,並且這種潮流一直沒變


人們通常把新加坡之夢解讀為5C,即現金,汽車,信用卡,公寓和鄉間俱樂部會員。這一字母列表有一些明顯的疏忽。最明顯的是對“孩子”的忽視。如今,新加坡人的家庭通常很小。新加坡在這方面和其他許多方面,與亞洲其它“小龍”(香港,韓國,台灣)以及澳門十分相似。在一項“總生育率”(指對育齡婦女一生中生育子女數的估量)排名中,這五個地區挨在一起,排在所有國家之後。由於擔心人口快速老齡化,並且在許多情況下,不情願考慮替代辦法——大規模的移民——因此政府鼓勵生育小孩,可結果卻失敗了。

向更小家庭轉變的趨勢,隨處可見:因為人們居住在城市,日漸富裕,而且婦女接受了更高的教育,因此生育子女數更低了。並且這些地方經濟發展迅速,僅慢於中國。中國的生育率也下降迅速,但經濟發展的同時,還強制執行著計劃生育政策。儘管如此,“四小龍”的生育率下降速度驚人的快。
 
總的來說,發展中國家在1950-2000年間,生育率下降了一半,總生育率為3。韓國在1960年初後的20年內,總生育率下降了2/3。台灣則從1956年的6.5,降到了1983年的2.2,3年後又降到1.7。因此在30年內,有大部分時期,生育率都低於“置換”水平——在發達國家剛超過2.0。去年新加坡的總生育率為1.22,韓國為1.15,香港為1.04。在台灣總生育率為1.03,政府的計劃署預計該數字將進一步下降,在2010年達到0.94%,因為婦女們決定在虎年推遲生小孩(說也奇怪,她們認為虎年不吉祥)。對於沒有戰爭和饑荒的地方來說,這個是前所未有的低生育水準。

(按:順便補上最新的四小龍+1:台港星韓加日本的生育率走勢圖)

total fertility rate   

這一趨勢將使台灣的老齡化變得十分嚴重。到2060年,年齡在15-65歲之間的人的比例將不到一半,65歲或更高年齡的人將占到2/5。政府由於變得焦慮不安,正想法提高人們養小孩的樂趣。在育嬰假方面,政府的規定十分慷慨(儘管許多婦女仍然怕老闆反感,不敢完全享受自己的權利),並且補貼窮人幼兒園等等。本月,政府組織了一次鼓勵生育創意標語競賽,冠軍獲得了政府的獎勵。台灣生育率低,因此“孩子是我們最好的傳家寶”這一標語,至少抓住了競賽的題中之意。
 
其它國家政府也一直在鼓勵本國居民生育。為合乎其統制經濟傳統,韓國已制定了一個鼓勵生育的5年計劃,並且計劃到2030年,總生育率要達到1.7,過去固定的低產假工資將提高到工資的40%。政府將強制雇主給母親們制定靈活的工作時間表,並且第二個小孩的學費將由政府買單。當然香港更加重視自由放任的原則。因此在2005年,當行政長官曾蔭權宣布每個家庭應生3個小孩時,引起了激烈的爭論。2005年,香港生育率為0.97,此後幾乎保持不變。

然而,正是新加坡政府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告訴人們,要改變低生育率十分困難。畢竟,那裡的居民是以順從聞名的。在政府的督促下,經過一代人的時間,他們就不再嚼口香糖,學會了普通話,成為了禮貌的模範。但政府卻無法說服他們生育更多的孩子。1980年,該國生育率為1.74,在此後10年間,略有增長,但之後又降下去了。

儘管政府做出了最大的努力,結果還是不盡人意。上個世紀60年代,新加坡實行“兩個就夠了”的生育政策。1983年時任首相李光耀(現在是內閣資政)以一種特殊的新加坡式的警告,開始提倡大家庭,廢除了60年代的政策。李先生相信智力是遺傳的,他想鼓勵更多的女大學畢業生生育。他認為這個問題同“亞洲男人”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他們“更喜歡找一個學歷比自己低的妻子。” (又是婚姻斜坡)
因此,政府開辦了兩家婚介所——一個針對大學畢業生,一個針對接受過中等教育的人。男女大學畢業生相互結婚的人數增長迅速。但生育率並沒有增長。
(按:其實我認為新加坡總理一直有著"血統基因"的偏見,認為門當戶對本來就是應該的,笨蛋和貧窮都會遺傳,雖然這種理論在醫學上還未經證實,但是新加坡政府反而認為這是正常現象,也因此政府幫忙"相親"還要分學歷與收入,其實與古代封建社會的階級制度並無兩樣!也就是說,雖然他們開放移民,也需要外來移民的勞動力,但是種族歧視仍舊根深蒂固)

當生育率下降的時候,不僅僅是亞洲國家發現要提高它很難。人們的價值觀念改變了,經濟上的鼓勵並不會一直奏效。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消費至上主義(5C夢)也並不是新興工業化地區的專利。其它地方也一樣,小孩實際上是累贅。養小孩,除了會使自己開支減少外還會更糟。
 

No huddled masses wanted
不需要太多移民
 

那種明顯的替代辦法(大規模移民)也並不容易操作。對於台灣和香港,中國大陸為其提供著源源不斷的潛在移民。因為害怕移民過多,因此使這個問題變得尤其敏感。在台灣,大專院校往往學生數量不夠。擬議中的一項對僅僅2000名陸生來台就讀的法律,在8月份通過以前就在議會激起巨大爭議。在韓國,越來越多的男人們去菲律賓和越南找老婆。在首爾,地鐵站中貼有政府標語,反對人們侮辱“跨文化家庭。”
(按:台灣歷年來的婚姻移民人數與比例皆逐漸下降,主要是因為移民政策趨嚴的關係,避免人口販運的情形產生)

甚至在新加坡這個移民城市,儘管外國人占人口的1/3還多,外來移民仍是政治熱點問題。在8月國慶節的時候,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發表長篇談話,以減輕人們對外來人口涌入的擔憂,並且向人們證明一個狹小擁擠的島國,需要他們的到來。他直截了當的列舉了最後一條理由:“為彌補我國嬰兒的不足。”即使是“四小龍”也無法兩全其美。

Economist.com/blogs/banyan
Asia
 
 

少子化所帶來的衝擊已經慢慢發揮"功效"了 ,除了幼稚園倒閉、小學減班縮編、老師減招之外,現在這影響也開始延燒到大學了!

請見:

招生困難 私立大學爆減薪潮

 

 

再補上一個經建會的 人口與少子化的研究報告 有興趣的人可以下載研究參考。

總而言之,要解決晚婚與少子化的問題,是世界各國一直想改善的情況,而其中又以東亞各國為首要難題!每次的世界各國生育率排名總是互相在搶最後一名的!雖然台灣去年因為龍年的關係,生育人數大幅提升,似乎超過二十萬!但詳細數字還是要等內政部公告才知道,但是我認為這只是短期現象,需要治本的方式還是鼓勵適婚年齡男女願意結婚,也願意生小孩,不然靠傳統的迷信是很難維持成果的!

 

 

, ,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