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突然變得很愛研究關於日本的歷史,尤其是號稱失落的二十年這部分。近年也少見投資機構或媒體吹捧投資日本經濟即將再起的出貨文消息,而眾所皆知,日本近年來的國運似乎不太好,先是2010年泰國鬧水災,導致不少在泰國設廠的日本企業供應鏈零組件短缺,出貨量大幅衰退;緊接著2011年日本東北又發生了311大地震,導致福島核電廠發生災變,也造成了上萬人死亡,數千人失蹤等慘劇;後來又因為與中國的釣魚台紛爭,讓工業重要原料稀土被禁止出口到日本,日本多數產業受到影響;再來就是去年(2012)9月在中國本地爆發的反日大遊行,不少日商或日中合資等商家被瘋狂暴民打砸搶,造成商家嚴重損失,但其實受害最深的是當地企業以及員工,日本人實際上沒受到太大影響XD。

除此之外,日圓近年來的大幅升值[1],也使得日本重要的出口產業虧損擴大,著名的工業電子大廠如索尼、松下等都必須要大幅裁員以止血。而面板大廠夏普也不得不提出優退方案,請老員工提早退休,還必須向台廠鴻海求援資金,注資的過程一坡好幾折,到現在似乎都還沒有個結果。

總而言之,這幾年日本一直處於"內憂外患"的狀態,國運真的很差!不過我不是因此才想要研究日本,雖然我對日本的文化、動漫以及電子3C等工業製品沒有特別的愛好(不過AV倒是有,感謝眾多漂亮女優陪我度過漫漫長夜XD) ,但是在研讀貨幣與經濟史的當中,我讀到27年前一場關鍵的國際會議,影響了日本的未來。因為這場會議,讓日本在數年後經濟泡沫破滅[2],經濟步入衰退且難以復甦,並且持續通貨緊縮狀態長達二十年的期間.....二十年耶!! 日本當地稱為這段時間的景氣為「平成蕭條」。

因為影響重大,這場著名的會議不可能不出現在我的研究內容之中,這會議即是著名的 - 廣場協議。

之前在外頭上課時,央行的講師也認為日本的泡沫經濟,廣場協議只是第一槍,但當時看似只是個普通國際會議而已,卻影響深遠。

我這裡就不簡述廣場會議的內容以及前因後果,直接用他人專業報導轉貼[3]的方式,可能比較容易讓人理解。


 

1985年9月22日,美國財政部長貝克、日本財長竹下登、前西德財長斯托登伯、法國財長貝格伯、英國財長勞森等五個發達工業國家財政部長及五國中央銀行行長在美國的紐約廣場飯店(Plaza Hotel)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的協議,使美元對主要貨幣有序地下調,以解決美國巨額的貿易赤字。 

自“廣場協議”簽訂后,日元迎來大幅升值,隨著購買力的增強,一向以高儲蓄率和節儉出名的日本人,開始在東京銀座排著隊買LV包。大學畢業生來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老板會拿出10萬日元說:“今天不用上班了,你先拿錢去銀座買衣服吧。”這與90年代日本經濟陷入“失去的10年”,股市、房市暴跌,銀行、企業倒閉,可謂天壤之別。

 

 美國的陰謀還是日本的陰謀?

  “廣場協議”簽訂五六年后,日本經濟走向泡沫化,並因泡沫破滅而在整個90年代徘徊不前。因此不少人認為,“廣場協議”是美國及其歐洲盟友針對日本的一場“陰謀”。然而,日本簽署“廣場協議”非但不是美國逼迫的結果,反而是日本主動提出的。

  二戰結束后,美國為維護其全球霸主地位,積極扶持日本的經濟發展。從1953年到1979年,日本工業平均年增長率為10.9% [4],同期美國為4%。至1985年,日本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債權國,對外淨資產達1298億美元,當年美國對外淨債務超過1000億美元,反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這也正式結束了美國長達70年債權國的輝煌歷史。

  同時,美國政府面臨著貿易赤字和財政赤字的雙重壓力。1984年,美國對外貿易赤字便已高達1224億美元,其中對日本的貿易逆差約佔40%。為此,美國許多制造業大企業、國會議員等相關利益集團強烈要求政府干預外匯市場,促使日元升值,以打擊日本,挽救日益蕭條的美國經濟。

  1985年春,日本大藏省(財政部)官員大田友光與美國財長助理大衛·穆爾福德,就美元貶值、日元升值的策略進行會談。6月,日本大藏大臣(財長)竹下登在與大田友光商談了美日協調干預匯率的可能性后,於當月與美國財長詹姆斯·貝克就此問題進行了磋商,雙方決定由穆爾福德與大田友光先制定一個日美雙邊方案,然后再將其擴展到歐洲國家。不過,在正式談判之前,日美間的商談都秘密進行。

  不難看出,“廣場協議”的最終簽署,日本實為有意為之。上世紀80年代,隨著經濟的恢復與發展,日本已開始在世界尋求政治大國的地位。主動策劃“廣場協議”,正是日本自認對世界整體經濟發展負責的政治表現。1995年,日本《經濟學人》雜志曾披露了一個細節,在“廣場協議”發表后的記者招待會上,有記者提問:“日本為什麼會容忍日元升值?”日本大藏大臣竹下登的回答是:“因為我的名字叫‘登’啊”,而“登”與“升”在日語中發音相同。

  更有論者推斷,“廣場協議”其實是日本人的經濟陰謀。“廣場協議”后,日元在不到6年的時間內升值了4倍,這意味著日本國力膨脹了4倍,其人均收入增加了近4倍。日本人利用日元高幣值的優勢,大量購買美國企業、帝國大廈、夏威夷的不動產,由此掀起了海外投資、擴張的旋風。

“美利堅被推上了拍賣台”

  “廣場協議”簽訂后,由於日元大幅升值,日本國民財富猛然巨增。腰包鼓脹的日本人,成了全球最大的對外直接投資國,從1986到1991年,日本的海外投資總額高達4000億美元。日本人不但把梵高的名畫《向日葵》收入囊中,大洋彼岸的美國,更成了日本人垂涎的“肥肉”。

  1985年后,日本企業開始大量購買美國企業,或在美國開設工廠。突如其來的大量日本資本,迅速涌入美國的各個領域和角落,在夏威夷,每到旅游旺季,飯店裡的常客大約有一半是日本人。

  1987年,日本三菱土地公司以14億美元,購買了紐約曼哈頓鬧市洛克菲勒中心的14棟辦公大樓,成為擁有洛克菲勒中心80%股份的控股公司。當時,洛克菲勒中心被視為美國的象征,美國媒體將這一收購行為稱為日本人“買走了美國人的靈魂”。[5]

  同年,索尼公司以34億美元的高價買下了哥倫比亞影片公司,后更名為索尼影像娛樂公司。1991年,東京億萬富翁橫井英樹又以4000萬美元,將被視為紐約心臟的帝國大廈,收入囊中。

  這些揮舞著支票本的日本人好像對價格根本不屑一顧。有一則故事足以讓人體會到日本人的瘋狂,一棟報價4億多美元的美國大樓談好要賣給日本人,隻等付錢交割時,日本人忽然拿出了新的合同書,上面寫的價格卻變成了6.1億美元,這讓美國人莫名其妙。日方人員解釋說:“老板昨天在吉尼斯世界紀錄裡看到,歷史上單棟大樓出售的最高價是6億美元。我們願意無償追加2億美元,就是想要打破這個紀錄。”

  短短幾年間發生的這一幕幕,令美國人目瞪口呆。在親眼目睹了眾多本國的大公司、大產業迅速改頭換面,由日本人充當老板之后,美國社會反響十分激烈。對於日本人的收購狂潮,美國輿論驚呼,“美利堅被推上了拍賣台”,《紐約時報》甚至擔憂“總有一天,日本會買走自由女神像”。

  時至今日,許多美國人還認為:日本是唯一一個兩次“入侵”過美國的國家——一次是日本偷襲珍珠港,還有就是20世紀80年代后半期,日本大舉“收購美國”。

日本經濟產業升級“狂歡曲”

  日元的大幅升值,不但讓日本迅速走向海外擴張之路,在日本國內,受日元升值影響,日本經濟也奏響了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的“狂歡曲”。

  “廣場協議”後,日本國內機械制造、房地產、物流、服務等產業發展迅速,經濟結構開始轉向內需主導型。無論日元怎樣升值,這些產業均持續保持高增長勢態,為日本經濟的發展作出了長足貢獻。到1987年,日本已成為世界經濟中的重要一極,其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開始超過美國。

  於此同時,日本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的出口顯著增長,化學品、機械和電子設備外銷全世界,豐田、索尼等公司紛紛在美設廠,“日本制造”成了金字招牌。

  隨著日本產業結構升級,其產品結構相應由“重厚長大”向“輕薄短小”型轉變,初級加工品和勞動集約型產品在進口中的比重逐漸上升,原材料消耗呈相對減少之勢,其在進口中的比重一度由70%降至50%左右。日元升值后,日本以較少的費用便可以進口足夠的資源,加之產業結構升級,資源已不再是日本經濟發展的制約因素。

  隨著日本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升級,日本在海外的純資產也迅速增加,1986年達1804億美元,超過號稱“食利大國”的英國(1465億美元),躍居世界第一。2002年末,日本的海外純資產余額,約為1.5萬億美元,與“廣場協議”前的1984年相比,增加了18倍以上。

升值沒錯,錯在政府政策

  盡管日元升值給日本經濟的發展注入了巨大活力,但由於幾年后日本經濟便陷入了泡沫泥淖,並持續低迷,“廣場協議”由此長期背上了導致日本經濟衰退的黑鍋,但日本經濟的蕭條衰退,主要是日本政府錯誤政策種下的苦果。

  在“廣場協議”簽訂前夕,日元對美元的比率是1美元等於243日元。為使日元升值,大藏省及日本央行頻頻干預,以日元升值預期誘導市場。1985年9月24日,日本投入干預資金10億美元,效果甚微。至1986年2月,美元卻跌至逼近180日元的關口。不久,美國財長貝克發表談話,暗示美國歡迎美元進一步下跌。此言一出,美元輕鬆突破180日元,3月17日跌至175日元。[6]

  在日元迅速升值的影響下, 1985年日本企業總的利潤增長了5.7%,但出口相關部門的利潤卻下降了4.8%。1986年,日本鋼鐵業甚至出現了虧損,日本開始出現衰退跡象,史稱“高日元蕭條”。為此,以制造業為中心,各種產業協會、部分官員和一批經濟學家強烈要求政府採取應對的措施調整利率。

  然而,時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繼續推行擴張型財政政策,刺激經濟。到1987年2月,日本銀行已5次降息,將利率降至2.5%,創歷史新低。同年5月,日本政府追加5萬億日元的公共事業投資,7月又補增了2萬億日元財政開支。[7]

  政府寬鬆的貨幣政策加劇了資本流動性過剩,加上國際游資和炒家涌入,日本國內的大量熱錢紛紛轉向股市和房地產市場,這迅速導致了日本經濟泡沫的生成。

  1989年末最后一天,日經平均股價近4萬日元[8] (註: 1989年12月29日日經指數來到38957.44歷史高點),相當於1984年的3.68倍。在房地產行業,泡沫尤為明顯。1986-1989年,東京市中心地價提高了2.7倍。如果將東京23個區的土地全部賣了,可以買下整個美國

  “泡沫經濟”在1989年底達到頂峰之時,日本政府認識到土地價格嚴重偏離實際價值,於是急忙實行緊縮貨幣政策來阻止銀行向投機者貸款。1989年5月開始,日本央行先后大幅度提高利率,一度升至6%新高,此舉宣告金融寬鬆政策的終結。

  1991年,日本政府又頒布“地價稅”,規定從1992年起,不管地價漲跌,凡持有者必須向國庫繳納土地持有稅。這一系列財政金融緊縮政策,戳破了經濟泡沫,從而揭開了日本金融危機與90年代長期蕭條(史稱“平成蕭條”)的帷幕。

  泡沫經濟崩潰最直接的影響是資產價格的縮水。據統計,在1990-1997年間,日本的股票、土地的資產評價額約縮水1300萬億日元。

  隨著股票和房地產價格的下跌,大銀行、証券公司在泡沫經濟膨脹過程中的種種非法經營行為不斷曝光,金融機構的信任度廣泛缺失。1990年夏,日本國內大量存款從民間銀行轉存到國家經營的郵局,出現了“向郵儲轉移”現象。兩年后,國家金融機構也失去了信任,日本民眾干脆把錢藏在家裡的“錢櫃”,於是出現了“錢櫃存款”的罕見的現象。

  90年代中期,日本又經歷了貨幣迅速貶值,即“拋售日本”,日本經濟雪上加霜,至今也沒有走出衰退陰影。經濟高峰時期,日本的GDP相當於美國的71%,到了2009年,日本的GDP只相當於美國的35%左右。

 

 參考資料:

[1] 日圓兌美元近兩年來的走勢:最高升值到75.75日圓兌1美元的歷史新高(見下圖), XE.com

[2] "日本泡沫經濟",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A5%E6%9C%AC%E6%B3%A1%E6%B2%AB%E7%BB%8F%E6%B5%8E

[3] "廣場協議 :日元升值對日本的壞處大還是好處大?", 《文史參考》, 中國人民網

http://www.people.com.cn/BIG5/198221/198819/198852/12398607.html

[4] 日本的工業製品年增率, 聖路易聯邦銀行經濟資料庫

[5] 紐約市洛克斐勒大廈, from Wikipedia

[6] 1985-1986年的日圓兌美元走勢,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7] 日本央行(BOJ) 在1985-1987的基準利率走勢,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8] 日經Nikkei指數 Since 1985-1991,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其實,從日本經濟的前車之鑑我發現,台灣目前很多徵兆與日本泡沫經濟當時實在非常相似,同樣都有天價房地產、台幣升值以及衰退後長年維持低利率但景氣仍舊不見起色等現象,而日本民間的薪資水準也在1995年後開始走下坡,產業也大幅外移空洞化,同樣都有政府高比例負債(雖然不像日本那麼誇張,日本政府債務占GDP比高達二百多%!)

很多人也在議論紛紛台灣是否會步上日本的後塵?但詭異的是,就算日本經濟衰退20年,但人民平均生活水準也比台灣優質許多,以前還會認為日本物價貴不可攀,但多虧長年通貨緊縮的關係,實質物價逐漸降低而我們的購買力逐漸提升(1),所以能夠購買日本貨以及赴日觀光的人也逐漸變多(2),PTT鄉民更實際拿日本當地商品售價來反駁日本物價高的說法:(隨便一找就好幾篇)

https://disp.cc/b/163-49IR  

"業務超市的東西也是蠻便宜的 土司一條不到一百日元(記得是68日元) 大阪的物價比起東京算是便宜許多..."

http://disp.cc/b/163-49nh

"物價: 午後的紅茶 台灣賣45台幣 日本100円, 便利商店的飯糰 台灣賣25台幣 日本80円, 干貝餐 台灣賣3000台幣 日本1200円, 燒肉飯 台灣賣75台幣 日本300円..."

http://disp.cc/b/163-3Vt5

"房租四萬元包水電和冷暖氣我只要賺一星期房租就有了..."

但我認為,要用當地人的薪資水準對比當地物價所得的購買力對比台灣人平均薪資對比本地物價才準確,否則如果用台灣的薪資(新鮮人22K)去購買日本的商品、用日本的薪資(日本新鮮人20W円=63000台幣)買台灣的商品來對比,結果整個就會失真。

參考來源:

(1) 之前在 台灣其實是幸運的 [物價篇]  有PO出IMF提供的人均購買力(PPP)比較圖:

PPP-AJKT  

(2) 據內政部移民署最新統計,"與100年比較,國人出國主要國家中,以首站抵達日本者增加42萬3,906人次最多..."(約增加3.4%)

Source:http://www.moi.gov.tw/stat/news_content.aspx?sn=7165&page=0

 

只是轉貼個文章再加註參考來源和一堆圖表,就讓我眼睛花了@@,真夠累人的!

Anyway, 下次有空再補齊關於廣場協議,外國人與中國人和日本人等三方的說法吧!若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也請不吝幫我用FB帳號按個讚吧!感恩~

See you~!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