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一樣轉貼自經濟學人,在2011年對日本的專題分析。比較特別的是這篇報導持反向觀念,與多數人認同的日本自90年代初以來的經濟蕭條,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觀點相反的意見。作者認為日本即使經濟難以復甦,每年的GDP成長率不見起色[1],但是仍舊有其優勢存在,對於看衰日本的觀點起到平衡作用。強調並非經濟不成長不見起色就是個沒落的國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大陸[2],雖然其GDP成長停滯,但就經濟規模來看仍舊不可小覷。

(用個人來比喻,就像一個人家大業大,就算一輩子領22K低薪且無法加薪,但是家裡有錢,作擁恆產,夠妳吃好幾輩子)

這是原文連結: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38745 [3]

 


Japan's Economy

Whose lost decade?

誰的歲月,隨風而逝?


Japan’s economy works better than pessimists think—at least for the elderly
日本經濟運作比那些悲觀人士想象的更好,至少老年人是這麼認為的

雖然勞動生產力的增長在2000年至2008年間下跌,稍稍落後於美國。但根據坐落於東京的亞洲生產組織的結論,日本的總體生產力,這代表了測量一個國家如何運用勞資,飛速上升。日本的失業率雖比2000年更高,但失業水平仍保持在歐美失業率的一半(見下圖)。


除了能預見的經濟停滯,日本經濟的其他兩個詛咒就是債務和通貨緊縮。而這也部分影響了人口增長和被人民盲目看重。人們一直認為日本是個債務國。而事實則是,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其五花八門地購買了253萬億日元(合計3.3萬億美元)的外國資產。[4]

可以確定的是,日本政府是個大債主;它的淨債務作為GDP的一部分,是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中最高的國家之一[5]。然而,增長的公共債務,並不主要是由於浪費的花銷和“不知通向何方的橋梁”,而是因為人口的老齡化,IMF如是說道。1990年至2010年間,公共安全花銷作為GDP的組成部分翻倍[6],其被用作不斷上升的養老費用和保健費用。而在同時期的稅收則出現緊縮。

政府稅收收入不斷減少是個麻煩。然而,低稅收的另一面是,日本稅收是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中最少的國家,才占GDP的17%。不過這也給了日本政府很大空間去改革稅制。Takatoshi Ito,一個東京大學的經濟學家,說道:消費稅從現在的5%提升20個百分點,讓日本消費稅比歐洲所有國家都要高,這將會瞬間抹去日本財政中500億日元的赤字。

那聽起來真令人吃驚。但是人口結構又一次起了作用。政府官員說老人反對更高的稅收和削減的福利,然而作為少數的年輕人,缺乏政治權力,無法推出為自己的長期利益的政策。大衛溫斯頓(David Weinstein),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日本經濟研究院的教授,說道:老人寧願把財產留給自己的兒女而不是去交稅。那最終意味著未來的福利減少。“你若想著得到的福利和你的工資一起增長,就像現在這樣,你需要那10%GDP的稅收收入猛增才行。”他這樣說。

人口結構同樣幫助解釋了日本的滯漲,他說。畢竟不斷下降的價格使得那些存錢的人,他們大部分是老人,得到實惠,即便名義利率接近於零[7]。直到現在,持有政府債券都是一筆好交易。國內的存款者一直希望不斷存錢,這讓政府能夠填上財政赤字。雖然這是以經濟的停滯作為代價的。[8]

一句話而言,日本經濟對於那些中老年人來說一直不錯,而對於年輕人就不怎麼樣了[9]。但是它還沒有陷入危機之中,而且經濟學家斷言,日本人還可以做很多事,來提升日本潛力巨大的增長率和減輕他的債務包袱。

上周,野田佳彥(Yoshihiko Noda)首相鼓起勇氣,提及日本計劃加入跨太平洋合作組織並啟動咨詢服務來進行改革。這是一個由美國撐腰的自由貿易區,加入將導致關稅降低並參與到這個巨大的商品與服務市場之中。可以預測的是,老農,醫生和做著小生意的商人一定是最反對這項計劃的人群。

其他領域的改革措施,比如說稅收與福利改革,將會變得更加簡單,如果政府對老百姓講述這樣一個不同的故事:並不是日本的經濟陷入滯漲,而是日本經濟的表現反映了時代社會的動盪起伏,而這需要老人和年輕人們做出犧牲,克服困難。

問題是這樣的說法完全不被接受。目前領導日本政府的這一代領導人,官員和商人們,他們自己都年過花甲。很多人認為他們會自80年代,日本經濟發展看似不可阻擋的歲月裡犧牲小我,成全大我。溫斯頓先生認為他們是“沒落強者症”的患者,慌張得注視著中國經濟的崛起。若日本人能夠對美國和歐洲進行換位思考,他們就有足夠的信心,做出必要的艱難決定。


這篇文章整體就是講,現在日本經濟雖然因為多數人口老齡化,雖然會產生一些問題,但並不必太過悲觀,只要適當採取一些措施,就有可能轉好。

作者首先分析了為什麼經濟停滯是因為老齡化的關係,因為占人口大多數的老齡人口,是社會稅收的主要承擔者,同時也是社會福利的主要享受者,因此,他們不願意稅收的提高或者是福利的減少。而這樣的措施對日本未來的經濟發展是有利的,也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會支持適當地稅收提高和福利減少這樣的政策,可是一來他們人口比例少,二來還沒有一定的權力(最後一段說政府中的主要官員或社會中的企業家等都以年過花甲,他們是決定經濟政策的主流),所以,很難成功實施這樣的政策。[10]

而適當地提高稅收和減少社會公共福利支出,可以大幅彌補政府財政赤字。財政赤字本來說明政府支出比較多,對經濟發展是有利的,可是如果大部分支出都花在了社會福利上,而且最終實際實現的消費很少,那對經濟是沒什麼好處的。

第二個問題是,老齡人口大多願意存款,因為經濟緊縮導致的價格下降使得即使利率為零的情況下,他們的實際購買力仍然在不斷上升(因為通縮導致)。(而如果利率較高,但還是無法追上通貨膨脹的速度的話,代表錢存放在銀行也是實質負利率[11],人們則更多選則消費或其他投資方式,因為貨幣購買力在不斷下降,就像台灣這樣)。老齡人口更願意存款的結果就是社會整體消費水平較低。而消費水平是帶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12]

因此,日本的經濟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日本人(尤其是老齡人口)不要持著悲觀的態度,卻不願意做出一點犧牲,只要一點犧牲,他們就可以改善日本的經濟。日本仍然擁有較高的總體生產率。
 

 
參考來源:
[1] Japan GDP growth rate historical data since 1990-2013,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2] 日本的GDP總量以及排名: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GDP_(nominal), Wikipedia
 
[3] 除了原文報導,還有這篇的原文轉譯:http://www.ecocn.org/article-2102-1.html, ECO中文網
 
[4] 參照敝人之前所發表的文章: [轉] 廣場協議 - 影響日本經濟深遠的不歸路 可以得知泡沫經濟時期的日本大肆購買國外資產,現今也仍舊是美國政府債券的前三大持有國之一
 
 
[5] Public Debt as percentage of GDP Ranking list, OECD Database
 
 
[6] 日本政府歷年來的公共支出, 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 日本野村證券研究院
 
[7] Historical data of Japan's Interest Rate,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8] 日本即是落入了經濟學家凱因斯所認為『節儉的矛盾』陷阱當中。節儉懂得存錢是美德是好事,但是全體國民都抱持著節儉儲蓄以及減少消費支出的心態時,國家的經濟就會出問題,陷入景氣停滯的惡性循環當中。

[9] 請參照敝人之前轉貼的文章:[轉] 低工資時代的日本經濟 可以發現日本的的薪資水準也呈現停滯狀態。多數企業雇用派遣與臨時工,讓年輕人感受不到未來。公視也曾經對日本的飛特族做過專題報導:

 

[10] 前面文章提到的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自組政黨,其黨員平均年齡為73.5歲,而目前日本執政黨-自民黨的新任議員平均年齡也有52歲:http://goo.gl/Wlihs

代表日本年輕人對於參與政治異常冷感,跟台灣不遑多讓。當然擁有高人氣的現任的大阪市長-橋下徹則是個另類奇葩。

[11] 關於實質負利率,請參考:工商時報:負利率惡化 錢愈存愈薄 

[12] 1999年日本政府曾經實施台灣在2009年年初實行的消費券政策,但結果仍以失敗告終,因為多數人仍舊願意將消費券轉成存款儲蓄,而不願意拿出來花費,使得政府原欲以消費券所帶動的乘數效應大打折扣,也就是說凱因斯經濟學在日本是完全無效,請見:地域振興券, Wikipedia

 

 

若是覺得我的文章不錯,請幫我推一下或按個讚吧!

, , , , , , ,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