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看到一則報導,是朋友傳給我看的,內容是財政部將在民國106年實施大赦條款,將屆期無法追回的欠稅大戶放棄追訴權,也就是說只要你欠稅欠得夠多夠久,你就不會被罰到任何一毛錢!

當然這些榜上有名的大戶都是已過世的名人 - 黃任中,個人欠國家稅款竟然高達17億!而且一家子都是逃漏稅的無恥之徒!

詳細:欠稅大戶 106年全大赦

 

雖然台灣不公不義的事情實在太多,實在不差這一條來讓我批判,隨便列出一堆可以讓人義憤填膺的狗屁政策:

文林苑被強拆一案尚未解決,苗栗大埔農地自三年前被徵收才告歇,現今政府又反悔要強制拆遷;

不三不四的證所稅案才又剛通過,根本無法實行公平課稅的原則,奢侈稅也無法達到平抑房價的效果;

基本工資審議,勞委會擬退出不介入談判,龜仙人勞委會主委潘世偉就算被罵得要死也繼續裝皮皮,不想做事卻也不下台繼續擺爛(有啦為了配合自由經濟示範區,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揣摩上意,將壓低青年薪資水準的派遣制度獨立立法,還辦了個"作秀"般的研討會);

至目前為止,之前菲律賓開槍射殺我漁民的案子也沒個著落,我方對菲的要求沒有任何一點達成,我國國際地位仍舊抬不起頭;

我國明明沒有自建核電技術卻硬要亂建的核四廠,政府不停建且搞出一個鳥籠公投法,試圖將責任丟到全民身上,並且仍舊執意讓核四完工;

馬政府未與民間溝通就擅自簽署服務業貿易協議,對於本地產業造成的衝擊與影響卻隻字未提!且ECFA簽訂已三年,所有成果都不如預期;

實質薪資倒退至16年前水準,政府至今沒有提出任何解救方案,任由民間企業繼續剝削員工壓低薪資;

遠東ETC違約好幾年,但高公局卻仍舊處處找方法為其解套,明顯官商勾結,噓噓東至今一毛都沒被罰;

014案因為貪汙被起訴,但一審判決明顯不公,罪刑極輕(不完全是法官問題,也有可能是特偵組自己故意查案不力);

以及還有其他更多狗屁倒灶的新聞.......@!#$%&

看到這你是不是有股深深的無力感?

 

一旦不公義的事情太多,不只無法讓更多人關注社會公義或是公共事務,反而更快導致人民麻痺!看完上面那麼多「罄竹難書」的罪狀條列,你還會每條都關切並且設法解決嗎?還是繼續出氣狂罵政府?還是已經麻痺到無力,只想撒手不管?更甚至你連聽都不想聽,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就好?

這個就是政府的障眼法,丟出一堆問題和政策缺失,讓台灣人與媒體互相疲於奔命,根本無法同時顧及那麼多議題,只能在電視或鍵盤前面開罵,你也拿政府沒轍!馬政府內閣才能繼續「裝皮皮」下去,繼續朝他的目標前進。

因為在所有議題讓閱讀者理解之前,勢必都要付出一定的理解成本。什麼是理解成本呢?就是你願意瞭解這件事情並且有反應,而付出的成本。成本可以是$$$(花錢買出買雜誌),可以是時間,可以是精神甚至連當時心情都可以考慮的。一旦像現今社會如此資訊爆炸,充斥在個人的生活角落當中,人就會陷入麻木狀態而不自知,頂多只要知道不需要頭腦思考的事情,簡單有趣好笑或是瑣碎之事。國家政治與政策如此硬又難吃又煩人的議題,怎麼可能會有人想聽想知道呢?

理性忽略(Rational Ignorance):服務貿易協定、ECFA、WTO的冷感由來——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的公民,何苦如此奴隸?

大家可以藉由此文章列出的三角形金字塔去理解,自己看一則事件,當時內心的想法與反應。

唯有公民能夠意識到:社會的每一件小事都可能在明天變成我的大事,理解一件議題的益處遠遠超過成本,不然,只有在出事的時候、痛過了、慘過了,少部份受衝擊的人才會意識到「這件事真的是大事!」,偏偏不巧的是,從一百餘年前的涂爾幹就已經發現,在工商業、資本主義形成的過程下,社會從一個群體意識(我作為社會的一部份)裂解成了高度分工的個人主義的社會(社會好像跟我有關),人的集體意識的凋零是現代社會的通病。"

德國詩人與劇作家Bertolt Brecht說過:

"『在各種無知中,最差勁的是『政治無知』。他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他從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他彷彿懵然不知,種種生活費用,如大豆價格、麵粉價格、租金、醫藥費等,全都與政治息息相關。他甚至對自己的政治無知引以為傲,挺起胸膛,高聲說自己討厭政治。這愚人並不知道,基於自己的政治冷感,社會出現了淫業、棄童、搶匪--更可悲的是出現了貪官汙吏,他們對剝削社會的跨國企業阿諛奉承。』(當我們把革命性的年輕人貼上異類的標籤)"

 

 

 

 

 

 

 

 

 

最近網路也流傳著一篇高人氣點閱的文章,標題是:Re: [問卦] 要發生什麼事台灣人民才會站出來

從標題就可以看出有點聳動意味,而內容也的確是針對,為何總是有不斷的狗屁倒灶事情發生,但台灣人卻仍舊不知不覺的繼續過「小確幸」的生活?

內容雖然看起來很長,但簡單講就是台灣經過多年的經濟成長,有收入有錢了,於是心思都花在物質上面,吃好的用好的,精神生活同時也被侷限在這種「小確幸」的範圍內。只在意今天和好朋友好姊妹出去玩吃美食打卡拍照上傳到FB,接受眾人的按讚與分享,享受這些被認同的虛榮感;關注的不是什麼服貿熱飲協議還是奢侈稅電信法媒體壟斷這種遠在天邊不關己事的事情,女孩只在意打扮聊八卦是非和血拚;男人只在意能否交到正妹女友和有房有車有錢變成人生勝利組。

宅男酸民就算自己領22K也要嘲笑收入比自己低,能力不如自己的人是魯蛇:稍微有點資歷有錢的社會人士,更愛用這種說教嘴臉去論斷地位成就收入不如自己,或甚至倚老賣老的去酸年輕人是草莓族是魯蛇。某些長得比較大隻的魯蛇,將自己「尋租」的方式看成是自我的實力,認為領22K的人是自己活該,根本是蚯蚓連蛇都不如,只會抱怨的人沒有資格說話,然後繼續在網路上嗆人引戰,填補自己生活鬱卒的失落感。

小資女給自己的精神補償就是從某本書或是某部落格看了一些勵志小品文章,看完覺得好有意義自我感覺很良好,再加個FB轉貼被分享按讚更是能力加成!突然覺得人生有希望好有意義。但是隔天卻仍舊憂鬱地去上班,莫名承受老闆的刁難與責罵和主管的逢迎拍馬的嘴臉,然後在汪踢FB抱怨徵求拍拍,或是與正妹朋友聚餐嘟嘴,用高貴的iPhone5 或Galaxy自拍後上傳,得到鄉民或朋友的取暖安慰之後,不好的情緒就去去走了。之後再繼續重複這樣的日子,繼續日復一日。

 

 《美麗新世界》VS. 《1984》兩本反烏托邦的哲學經典小說劇情,正在資本主義的世界上演當中

 

希特勒(*註)對他的宣傳部長說過的名言:

「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只要給他們汽車、摩托車、美麗的明星、刺激的音樂、流行的服飾,以及對同伴的競爭意識就行了。剝奪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們服從指導者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讓他們對批判國家、社會和指導者保持著一種動物般原始的憎惡。讓他們深信那是少數派和異端者的罪惡。讓他們都有同樣的想法。讓他們認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人就是國家的敵人……」

 

 

 

 

(*註: 後來無法證實希特勒講過這段話,出處已經不可考,但這名言不管是誰說實在都很鏗鏘有力啊!)

我知道太多太多和政治經濟有關的新聞,人民不見得會看得懂,重點就在於本身不理解,大部分都是透過電視新聞或報紙得知。而台灣新聞媒體本身就已經帶有政黨色彩,對某立場特定反對或贊成。新聞與政論節目也幾乎是24小時不停輪播,撥放到民眾自己都麻痺反感,甚至當娛樂新聞在看了。

我知道無法要求眾人馬上覺醒,停下手邊工作或是改變生活習慣,去關注這些看來僵硬乏味無趣的議題或文章。但只要你願意付出一點心力,從與朋友討論或自行研究,或是參與社團、民間組織、工會或是讀書會等都好,或是主動看相關書籍,從入門書籍開始也可,這些都是參與政治,關心國家的初步方式,不要求你能馬上理解,不要求你能選舉參政,只怕你沒有心不願意付出,從來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夠成功,是一夕之間就會改變的!台灣過去的奇蹟,是我們的父執輩累積努力而成;同樣的台灣的失敗,也是因為長輩的守舊不思進取而成,這些同樣都是靠時間的累積,包括敝人在下我現在能寫出這些狗屁倒灶又臭又長長篇大論的文章也不是突然改變的,只要你願意付出關注,那怕一點點也好,持續不懈總會累積出結果的。

 

這篇寫到最後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但我知道要是國人繼續麻木下去是完全對台灣沒有幫助的!任何時候改變都不嫌晚,只問你願不願意開始。我已經開始嘗試改變了,你呢?

 

, , , , , ,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T
  • 應該是 "理解一件議題的成本遠遠超過益處"? (理解議題所需的成本>益處) ?

    所以無法主動去理解每件事 只有在發生事情 被衝擊到的時候才會驚覺 這件事是大事
  • 因為我是直接引用原文的片段,"益處大於成本" 似乎也無法銜接上下句,與想表達的意義也相反。不過還是感謝您的修正!

    永晨 於 2013/07/09 18:22 回覆

  • FT
  • 哦~ 原來如此 我看懂了, 因為斷句不容易看, 可以在修一下白話一點
  • FT
  • 唯有公民能夠意識到:社會的每一件小事都可能在明天變成我的大事,於是我理解一件議題的益處遠遠超過成本,否則只有在出事的時候、痛過了、慘過了,少部份受衝擊的人才會意識到「這件事真的是大事!」 只把痘號改成"我" 感覺比較容易懂
  • 其實後來我斟酌再三,我覺得原作者的敘述邏輯應該沒錯誤,前言是假設公民可以認知理解社會事務的好處,所以益處大於理解成本,後面接著是反例,用受過傷害的衝擊來反證理解社會事務的重要性。
    不管如何,還是謝謝你的改正指教

    永晨 於 2013/07/10 10:03 回覆

  • Ian Peng
  • 非常的聳動,但也充滿著邏輯性的判斷。

    對於作者願意花時間將這些想法如此條理分明地寫下來供大家免費分享,深感佩服。

    不過,我依然對現狀持悲觀態度,既使以理解到覺醒的必要性,沒有做出改變的覺悟還是很難做到,讓我想起以前國文課上讀到過的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台灣大眾給我的感覺是已經娛樂化太深也太久了,要改需要很長的時間,可是以台灣周邊的現狀而言,我感覺我們真的是來日無多了。

    (不好意思,感覺有點像在倒垃圾,不過是真的有感而發)
  • 你好,感謝你的回應。在我寫這篇文章之前也想了很久,我也不確定大眾是否都有這樣的覺醒,就算有認知知道該做改變,是否又能夠成功?因為多數人不具有權力,沒有能夠改變國家的能耐,大家所認知到自己能夠實行公民權利,就只有在選舉的時候,因此讓打退堂鼓的人,抱持著消極心態過活的人也不在少數,閣下會有如此悲觀的想法我非常能夠理解。但是換個角度想,反正台灣要繼續爛,繼續沉淪下去,這種悲慘的未來愈來愈能夠預知浮現(雖然不一定會成真),但如果現階段努力改變,或許還有扭轉的機會,抱持著不如放手一搏的心態,會比什麼都不做一直在唱衰來得有用!從洪仲丘事件所參與的公民人數就可以發現,關心公民事務的人民愈來愈多了,雖然這只是非常小的一小步,但要改變政府改變社會的武器並不是只有投票而已,只是公民平常忙於自己的事務沒去了解沒想到而已。但不論如何,我也尊重您的想法,也謝謝您對本文的青睞。

    永晨 於 2013/09/03 0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