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面 台灣人何時才會覺醒? 〈論資訊障礙與政治冷感〉(1) 一文提到台灣人對於政治冷感的現象,並且引用了兩大哲學小說《美麗新世界》與《1984》來隱喻現今社會人們的恐懼與盲目,提醒大家多多參與公眾事務並且關心社會。

這篇就來探討為何人們會對政治(應該說是公眾事務)冷感,甚至唯恐避之不及,這現象被稱作為「政治疏離感」。

著名的社會學家,與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齊名的德國思想家 - 卡爾馬克思 (Karl Marx)認為,當人們擁有能宰制、控制他人行動的權力時,社會大眾就會產生政治疏離的現象。而宗教、私有財產制度與資本家的專權與不正義,則是導致政治疏離的主因。

Melvin Seeman(1959),他將疏離感分成無力感(powerlessness)、無意義(meaninglessness)、失序(normlessness)、社會孤立(social isolation)與自我脫離(self-estrangement)等五種面向。

我這裡不掉書袋子用過於學術的口吻去解釋,我試圖舉現實案例讓大家理解這五項構成政治冷感的因素。

  1. 無力感就是你想為社會做些什麼,但卻使不上力,孤掌難鳴,這就是現今大部分人對於政府和整體環境失望的內心寫照;
  2. 無意義是三小我只知道義氣就是不確定自己要相信哪方的言論,就像是我部落格主張勞工有權要加薪,反對廢除基本工資制度,但是自由經濟學派的人則認為,市場資訊是開放的,你所獲得的就是市場認定你的價值,並且反對基本工資的制度存在,因為反而會讓更多弱勢勞工失業。但各方都有各自的說法,局外人不懂也難以選邊站;
  3. 失序指的意思是社會秩序的崩解。比如我們從小被長輩灌輸要乖乖念書,以後就有好工作高收入娶得美嬌娘,但是在崩世代的今天,就算有再高學歷也不能保證你有工作(流浪博士表示),科技業從業人員也不再是新貴,整天面對電腦寫code的宅男工程師缺乏與異性交往的經驗,連女友都交不到了遑論娶老婆,而眼巴巴著看著美眉們不是CCR就是被自己眼中的混世浪子給把走,然後上PTT發廢文洩憤....(怎麼好像在說我自己?);
  4. 社會孤立比較像是女權或廢死團體,認為古典父權主義和死刑制度已經不適用於現今社會,他們力主要改變現況,透過修改法律或行政手段達成他們的理想主張;
  5. 自我脫離比較抽象,就像是一個人工作只是為了賺錢養活自己,並非是要透過獲得成就或滿足感。

政治疏離感對於社會有潛在的危險,人們的疏離感容易受到激進份子從旁慫恿而參與激烈的反對運動。

123456

台灣人民目前的怒氣值,也可看作是政治疏離感的一種 (資料來源:關注台灣社會信息圖表)

但是更多的人不信任政府,也是高政治冷感的人認為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是腐敗的,政府及政黨候選人參與政治皆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存在。這也造成了所謂的「中立選民」或是「假中立選民」出現,認為政黨人物都是不可信任的,自己沒必要去參與淌這渾水,我顧好自己就好。(Thompson & Horton, 1960: 191)

 根據徐火炎(2003)的研究,將所有選民分為四大類,分別是

  1. 認同選民 - 用現今狀況比喻,就是所謂的「689」,KMT的死忠支持者這樣。
  2. 憤世選民 - 用現今狀況比喻,就是所謂的「609」,可能是DPP黨員但也有可能只是不滿政府(就像我)一樣的無黨派成員。
  3. 冷漠選民 - 就是我上面提到的中立選民`雖然希望政府做事,某些社會需求仍就要靠政府執行。對政府抱持期待,但可能卻總是失望,只能無奈迫於接受政府的無能或效率不彰。
  4. 疏離選民 - 即是完完全全不想沾染,更不想與人討論政治的「假中立選民」。我不求領導人英明,我只拜託政府別來煩我這樣(其實也無法說是中立,因為本身就完全不信任政府,哪來的中立立場?)

根據林柏伸(2008)的研究發現,透過2006年北高兩市的市長選舉分析,臺北市與高雄市的選民政治冷感程度愈高者,對於體制規範內的政治參與興趣愈低,而在體制外的政治參與上,對當年的紅衫軍倒扁運動的參與度則是愈積極。也就是說,即使不想親身參與政黨政治,但是透過民間社團或社會運動,仍舊是一種關心國家社會的方式。

雖然2012總統大選已經過去,激情早已經退燒,但馬政府的施政方式仍舊不得人心,滿意度創新低,使得國民的政治疏離感愈來愈高!但即使如此,馬囧依然能夠做他的總統大位,核四仍然要完工運轉,丟出個鳥籠公投把責任推給全民;自由經濟示範區與黑箱作業的服務業貿易協議一意孤行要實施,對於產業可能造成的衝擊與影響卻步與民間溝通,獨斷獨行,也因此讓人民更加地對政府失望!

▲ 馬英九施政滿意度調查 (資料來源:未來事件交易所)

James D. Wright 指出,一個穩定的民主體系國家中,人民的政治疏離感程度應該是相當低的。也就是說,社會學家認為政治疏離感是人們對於政府的一種不滿的情緒,一旦此種情緒超出某種程度,社會將進入極度不穩定的狀態。因此,一個穩固民主國家的政府,必須將人民的政治疏離感降至最低,才能維持致人民對政府最多的支持。也就是說,就算你對政府再怎麼不滿與失望,但卻因此而逃避不想理會,反而會使得國家遭受更不穩定的局面。

看看最近的埃及與土耳其,都發生大規模的動亂。埃及在阿拉伯之春時才將前任獨裁者穆巴勒克給趕下台,現又要求現任民選總統穆爾西下台負責,理由是不滿這段時間的執政結果(貧富差距過大失業率高升);土耳其是因為政府執意將公園改建成購物中心,引發人民的不滿而爆發大規模抗爭 (當然這只是最後一根稻草)。

今年五月底發生的土耳其示威  (資料來源:英國華商報)

那台灣會不會發生像埃及或土耳其的動亂呢?我想現階段不會,因為情況還沒那麼糟糕 (但也有人認為是受到儒家文化影響,階級與倫理觀念深植人心,所以不敢發動抗爭)

那是否代表台灣就是樂土沒有任何問題?瞎子也知道不是!是因為目前還沒到達人民無法忍受的沸騰點,就如上面溫度計那張圖所表示。前一篇文章也洋洋灑灑地列出一堆"錯誤罪狀"了,政府的失策實在是"罄竹難書"啊!

那我們要怎麼改變台灣的現狀呢?

談談我自己的經驗,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我還只是個高中生,不具有投票權,所以對於政治還是處在長輩的描述想像,但本身其實對於政治其實很反感。到了2004年總統大選時,我總算有投票權了!但是對於當時的競選,就算是發生319槍擊案搞得全台沸沸揚揚,我卻仍舊不是很熱衷,也就是典型的「疏離選民」我只想悠哉地過我的大學生活,讓我玩四年,我關注的是玩機車與交女朋友,課業與政治都丟到一旁不甘我事(現在想想實在有夠慚愧的!)。到了2008年總統大選時,因為前任總統阿扁在執政後期的脫序行為,讓我感到非常訝異並且失望,在選舉之前,我也早就認定DPP必定敗北,既然KMT必贏,那我何必去投票?於是乎又當了一次「假中立選民」,但其實當時的心態已經稍微有點改變,變成冷漠選民了。

到了2012年總統大選前,託鄉民之福將我的大作遺作臭作轉貼到網路上,頓時讓這份「美國勞工部報告」變成了眾人的關注焦點之一,也開啟了我的公民參與之路,原來不是一定要參與政黨,不是一定要投票(但投票是公民表較可以"直接"參與政治,表達立場意見的方式),不是一定要抗議遊行(雖然這種方式比較直接有效果),你也可以透過自己的觀察與研究,作為讓這社會有所改變的一種方式,我稱作為「鍵盤革命」XDDD

後來透過加入工會,除了鍵盤革命之外,也能夠親自上街頭與相關人士談話,得知這社會其他角落的真實面貌,而非只有紙上談兵,自己躲在象牙塔作研究。這是我選擇的參與方式。

於是乎後來我又從「冷漠選民」變身成為「憤世選民」了XDD,也因此大家才能看到我後來的文章。

但即使如此,多數民眾仍舊不了解公民政治,以為只能透過加入政黨,或是投票的方式才能表達自己立場與意見,因為管道不多。且最怕的是被人貼標籤,沾染政治顏色,被人認定你是蛆蛆或是吱吱,所以政治在朋友或團體之間一直都是禁忌且不願談論的話題。但卻也使得執政黨或在野黨的藍綠惡鬥可以繼續為所欲為,因為大家不願參與不願表達立場與意見,也因此讓人民對於政治更加的疏離,政治疏離感愈來愈高。

如果不想上街頭,不想遇到有激烈衝突的情況 (但其實就我參與多次遊行的經驗,根本很少有這樣的情形) ,就台灣人愛好和平且理性居多的中立選民來看,能夠參與公民政治或社會的管道其實很多,像我這樣看書看報導寫文章是一種方式,參與民間座談會也是一種方式,加入社運團體也是一種方式

(很多人以為加入這種團體就要跟他們一起參與街頭遊行,但實際上以靜態的活動如勞教等居多,不但可能從中學到勞動權益或是法規實務見解,更能夠藉機認識各領域的朋友,何樂而不為?) ,如果不想台灣爆發流血革命,但又想改變社會,方法多的是!

aaa

 飄揚的電資工會會旗  (資料來源:永晨的相簿)

的確現階段我們最有利的武器是選票,對於能夠直接影響政府的也只有選票,不管是選總統或是投立委或地方首長。但要是投錯人也沒辦法將選票收回(雖然有罷免權),那難道投票選錯人之後就無計可施了嗎? 所以你還可以加入如公督盟,有程式底子的人可以加入g0v.tw (台灣零時政府)等民間組織,透過其他管道監督政府,也使得官員們不太敢肆意亂來。並且加入這些團體,比較有機會能夠更全面與客觀的了解事實現況,而非人云亦云看了一些具有特定政黨色彩的媒體或報紙,就認定對方是賣台或是挺貪腐等,理盲與濫情始終是台灣人的缺陷。也因此總有人笑稱台灣式的民主就是民粹,真正理性選擇不是逃避冷漠以對,而是更積極參與了解現況,除了獲得多方意見,從不一樣的角度看事情學習,也可以降低資訊理解的成本,比自己要從頭開始尋找資料研究省力多了,現代人如此忙碌哪有那麼多時間研究呢?

 台灣零時政府g0v.tw (資料來源:g0v.tw Facebook粉絲頁)

所以在最後,我仍舊要呼籲,即使你對政府再不滿,再失望,再不爽,你也不應該自動放棄身為公民參與的權利,不沾染政治並不代表你比較高貴脫俗,反而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說實在的,台灣仍舊是不少大陸人與香港人羨慕的樂土,理由不是因為經濟發展或是景觀美麗或是人民生活幸福,而是我們擁有東亞國家少數的民主發展制度與言論自由(想想中國與新加坡吧,空有經濟沒有言論自由,言論處處受到審查管制),雖然這是無形看不見的資產,不能夠兌現獲利,但等到哪天真正失去自由之後再來哭天喊地,還有誰會理你呢?

 

 


 

參考資料:

葉子豪,《台灣選民的政治疏離感─ 以 2001 年與 2004 年立法委員選舉為例》,2006

林柏伸,《政治疏離感的來源與後果:以2006年北高市長為例》,2008

 

, , , , , , , , , , , , ,

永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